学术与展览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与展览 >> 正文

修复何为:书画修复的理论与实践的再思考——悲鸿讲坛第113期 · 艺术人文讲座

发布者:学术部    发布日期:2020-12-20  浏览次数:


2020年12月16日晚6:30,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人文系列活动悲鸿讲坛在仙林校区原美楼501教室举行。本次讲座由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修复研究所所长陆宗润先生主讲,讲座主题为“修复何为:书画修复的理论与实践的再思考”。



陆宗润,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生导师,文化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计划咨询专家,日本汉和堂金石书画修复研究所所长。曾于1972-1988年任职于上海博物馆,先后师从扬州流派修复名师徐茂康先生、苏州流派修复名师窦治荣先生(曾修复长沙马王堆1号汉墓帛画),参与和独立修复五代宋元明清及近代名家钜制百余件。期间,又师从万育成先生学习碑帖装裱。1989年赴日研习日本书画修复装裱技艺,1998年于日本大阪设立汉和堂书画修复工作室,成为日本仅有的十家具备国家书画藏品修复资质的工作室之一,修复了日本国家藏品三百余件,也是日本唯一的修复古代中国书画的专业工作室。经过几十年的研究探索,陆宗润先后解决了书画装裱修复领域的几个重量级技术难题,更实现了日本保留的唐宋技术和中国传承的明清修复文化的融合,并形成了新的操作技能体系。



本次讲座从陆宗润先生在多年古书画修复中对实践与理论的思考出发,为听众们展示书画修复这个神秘而有趣的行业背后更深层次的知识。中国历代书画作品是中国艺术发展中重要而辉煌的组成部分,更是历史发展与文化繁荣的记录与见证。然而经历了光阴流逝、时代变迁,甚至是灾害、战乱,散佚流离,很多书画作品在流传的过程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材料老化、断裂、霉变、亦或是人为损伤。于是书画的装潢与修复便应运而生,并在多个国家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发展。书画修复的理论是修复工作者在书画修复实践中依据不同经验所总结出来的系统知识,也是开展科学保护修复工作的重要依据。中国书画修复与装裱的历史源远流长,陆宗润先生从近四十余年的中国书画修复装裱的实践经验出发,在对西方修复理论进行吸取与反思的基础上,尝试通过对中国书画自身的艺术特点、修复的传统脉络和平日实际工作中积累的经验进行分析研究,探寻一条适合中国书画作品的修复理论之路。



讲座的开篇,陆宗润老师先讲述了其在中国和日本的二十五年学徒生涯经历,并介绍其著作《书画修复理论》的写作心路历程。修复理念是修复工作在实际工作中的指导思想,是开展科学保护的前提。西方早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意大利罗马美术家切萨莱·布兰迪(Cesare Blandi)将西方保护修复理念加以总结和整理,结合自身艺术知识和直觉写出《修复理论》一书。而中国书画修复与装裱技艺在超越千年的历史中未形成完整的理论著作,仅见于零星资料,亦或师徒传承和口授相传。书画修复的意义不应仅限于维持残损的保存现状,而应是通过对书画材质的修理和必要的图像复原,挖掘艺术品潜在的艺术价值,在一定程度上延长其艺术寿命。在布兰迪的《修复理论》中,艺术作品的二元性在于其美学价值和历史学价值,现代修复的基本原则有三,一是可逆性恢复策略,二是可识别性原则,三是最小干预原则。陆老师站在中国传统艺术形式的角度对布兰迪理论进行反思和再创造,中西方艺术品特征和审美文化的差异,注定了我们要在参与西方经验的基础上建立起属于中国文化特有的保护和修复理论。中国书画的特质在于传承,表现为题跋、收藏印记、古色、装潢等外在形式。接着陆宗润老师谈到了当代背景下修复挂念的改变,二十一世纪的修复应该是以科学保护为前提,以技术为核心,引入艺术审美,在三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的综合型学科,它源自传统,面向未来,让艺术品更长远地传承。修复工作往往包含 两个层次的内容,一是“维持现状修理”,二是“复原修复”,二者各有侧重和利弊。修复也要注重传统绘画的画意、古意和材料三个方面,区分古色与污色。最后陆老师总结道,修复体系构建的总体原则为,遵循中国书画自身艺术审美感受、挖掘与继承传统修复技艺精髓、借鉴西方修复的科学精神。陆老师致力于在国内建设师徒制的完善的学院制书画修复的教育体制,让更多的年轻人接触并传承传统手艺。吾随物性,美在当下,走向未来,以完整复原画意所带给观者的审美感受。



在讲座即将结束之际,陆宗润老师积极的为同学们解答问题,现场学术氛围浓烈。经过这次讲座,同学们对书画修复与实践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感触。至此,本次讲座在愉快而轻松的氛围中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