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研究生教育 >> 研究生活动 >> 正文

魏晋玄学与艺术生态学—————悲鸿讲坛第57期 · 艺术人文讲座

发布者:    发布日期:2018-12-27  浏览次数:


WechatIMG415.jpeg

2018年12月23日至25日下午18:30,由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举办的悲鸿讲坛在仙林校区学正楼401室举办。本次讲座由吴甿教授主讲,讲座吸引了众多师生前来聆听,现场学术氛围热烈。


1.jpg


吴甿,1973年入香港,74年编著《敢有歌吟动地哀》,76年著《中国大陆社会人格剖析》,同年应法国巴黎第七大学东亚研究所邀访法。77年入新亚研究所,从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诸先生研习中国哲学。83年著《言意之辨与魏晋名理》,获硕士学位;89年著《自然与名教》,获博士学位,指导教授牟宗三先生。91年获副教授职衔,随后获教授职衔。


2.jpg

这次讲座吴甿教授主要谈论了目的论与生命美学。具体内容分为三大部分,第一,从目的论美学到生命美学。第二,康德论“人是世界存在或宇宙本身之终极目的”以及“人如何可成为世界存在之终极目的”。第三,二重“目的性”之合一:“终极目的”与“人的发现”。

在第一部分中,吴甿教授认为康德美学属目的论美学,此由康德以合目的性原理为审美判断之超越原则,表明无遗。目的论美学可以有多种形态,今且不论其他形态,只说康德美学初表现为一主观目的论美学,随着其所论种种,不能有确定说明,或至不能自圆其说,康德美学实可以转发展成为一生命境界论的美学,或一绝对目的论美学。此则需要进一步梳理。

3.jpg

他还认为可以即其为一主观目的论而穷其极,以至于主观之为主观之终极处,正是“无声无臭独知时,此是乾坤万有基”,而发展为一活动论的、自我实现的、生命生态学的,绝对唯心论的境界论美学,而与中国之心性主体论美学互相呼应,互相发明。

第二部分吴甿教授讲到了一个理性的存有者其道德立法使世界事物互相隶属的目的之连锁得到最后的附着点,故作为立法者人有资格成为一终极目的者;人既为世界存在之最高目的,而使世界存在获得价值,并因此人存在非以幸福为其目的,而是以自由(自律、善意志)为其目的;只有理性的存有能在根源处(即在自然系列之穷极处)以“创造”(自由)为世界存在之第一因,而超出自然系统之所有关系;康德论崇高:当一自然对象之量度超出人所能想象之自然系统之所有关联,人的自然概念被迫向于“超感触的基体”(物自身)而运思,如是就到达与人的存在之“超感触的基体之同一基体(根源)”,随即涌现一“越过每一感官之标准”之伟大性,此伟大性并非是对象的,而是人的心灵的,是人的心灵对“人之所以为人之超感触的基体”之触动,而起的对人性之赞叹!

第三部分教授给我们分享了穷“美”见“德”:在“合目的性原则”之后,要求“终极目的”;康德的道路:由道德目的论与自然目的论而前进到神学;孟子的道路:即自然目的的言性之统一于“心知性知天”的相关内容。

演讲结束后,吴甿教授和同学们进行了亲切的交流与互动,大家积极地提出问题,吴教授很耐心的解答了同学们的问题。相信通过本次讲座的讲解,同学们对目的论与生命美学都有了更深的理解与感悟,从中受益匪浅。

至此,本次讲座在愉快而轻松的氛围中圆满结束。(美院供稿)